机电猎头
当前位置:主页 > 机电猎头 >
腕表热话背后的冷思考
发布日期:2021-05-15 05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从“钟表界的奥斯卡”日内瓦高级钟表大奖(GPHG)揭晓,新设奖项引发众人讨论,到“史上最贵腕表”的产生,在11月的第二个周末,腕表开始了属于它的高光时刻。

  无论从新表款中选择代表性的GPHG,还是拍卖市场上龙头老大的表现,一定程度上都会被视作市场的风向表。尤其是在2019这个特殊的市场背景下。世界两大规模最大的钟表展会,在2019年都有特殊变化。爱彼和Richard Mille同时离开了SIHH表展,全球最大制表商斯沃琪集团则离开巴塞尔表展。今年11月初,精工也宣布退出2020巴赛尔表展。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,两大表展合并,改时间为4月举行。也许,2020年腕表业界将迎来新面貌。

  毕竟,高级腕表动辄过百万甚至千万元的售价,以及在拍卖场上过亿的亮眼成绩,不能说是年轻藏家们的游戏。但是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关注并加入到高级腕表领域。相应地,我们也看到今年新表市场上,有了更多符合年轻玩家趣味的表款。运动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,甚至今年的GPHG也再细分运动表品类,为其中的潜水表设立了新奖项。而潜水表在其他奖项中也继续得到认可,例如获得“挑战奖”的表款本身就是潜水表,而今年获得“最佳潜水表”的精工Prospex系列,正是去年的“最佳运动表”“连庄”。

  陈楷逊:在GPHG以往的奖项中有“最佳运动表”,而今年新设的潜水表,是在运动表里面来更受关注的一个类别。劳力士的黑水鬼、欧米茄的海马等等,在近年来都是很受市场欢迎的。我觉得GPHG也是看到有这样的趋势,所以将潜水表这个项目单列出来,这完全反应了市场的一个需求。但另一个新设奖项最佳标志奖,还是强调表款的认受性,而非年轻藏家的趣味。

  陈楷逊:最佳标志奖这个新奖项,事实上是评选有认受性的手表。你可以看到,在过去这几年,市场上推出很多复刻版腕表。这背后蕴藏的意思就是:以前曾经有一个非常有标志性的表款受到欢迎,可能大家都在抢这个古董表。虽然喜欢这个古董表的人很多,但未必都有相应的能力或自信心去玩,因为大家可能会顾虑到它的维修、可靠性等方面,所以品牌就会为此而推出一些复刻版。于是产生了现在的这个“Iconic”的主题。

  陈楷逊:爱彼今年获了三个大奖,但我认为整体范围来看,它的确算是表现比较强的。首先,最佳标志奖给了爱彼的皇家橡树,这的确是品牌十分经典的模样。而获得“最佳复杂功能男表奖”的11.59三问表,1159的风格当然在市场上有争议性,但首先在入围表款中,三问的确是其中功能最复杂的,而这支三问的音质表现又非常强;而爱彼的超薄万年历表获得含金量最高的“金指针大奖”,虽然万年历在收藏市场上已经存在很久,但爱彼在这个范围内仍然有一个很强的技术上的突破。再加上皇家橡树代表性的外表,可以说是实至名归的。

  羊城晚报:放眼2019腕表收藏二手市场,头部大牌们一直表现平稳。但百达翡丽的6300A,在今年11月9日在Only Watch上拍出了2.5亿元人民币的“史上最贵手表”纪录。除了是基于复杂表款王中王而来,换成了钢款以及受到追捧的三文鱼色,让人联想到之前的1.2亿“最贵劳力士”保罗纽曼迪通拿,也是钢款。这是否表示,除了传统精湛复杂制表工艺外,材质与色彩的变化也值得重视?

  常伟:其实任何品类的收藏都和经济环境脱不了干系,目前大环境不明朗,所以主流龙头品牌也受到一定影响,走低趋势越来越明显。但我认为,对于高价拍卖的结果,其实不具备普遍意义的参考性。比如百达翡丽6300A在Only Watch上创纪录,要考虑到这是一场慈善拍卖,具有更多的情感元素在其中,而非单纯拍卖市场的精准表现。

  陈楷逊:我们分析百达翡丽的6300A,投资者会觉得珍稀的价值,首先在于它独特的不锈钢表壳。因为百达翡丽是在很稀有的情况下,将复杂功能放在不锈钢表上,这当然会带来一个很超越的成绩。所以相比之下,它最大的市场吸引力并非复杂功能,而是它的稀有性。我认为不要从6300A的价格来看二手市场的趋势,我认为应该看到,独特性,是收藏价值的首要指标,这对于收藏者,应该是一个很清晰的指引。